高启

高启

高启(1336-1374 ),汉族,元末明初著名诗人,文学家。字季迪,号槎轩,长洲(今江苏苏州市)人。元末隐居吴淞青丘,自号青丘子。高启才华高逸,学问渊博,能文,尤精于诗,与刘基、宋濂并称"明初诗文三大家",又与杨基、张羽、徐贲被誉为"吴中四杰",当时论者把他们比作"初明四杰"。又与王行等号"北郭十友"。明洪武初,以荐参修《元史》,授翰林院国史编修官,受命教授诸王。擢户部右侍郎,力辞不受。苏州知府魏观在张士诚宫址改修府治,获罪被诛。高启曾为之作《郡治上梁文》,有"龙蟠虎踞"四字,被疑为歌颂张士诚,连坐腰斩。著有《高太史大全集》《凫藻集》等。


生平

高启出身富家,童年时父母双亡,生性警敏,读书过目成诵,久而不忘,尤精历史,嗜好诗歌。与张羽、徐贲、宋克等人常在一起切磋诗文,号称"北郭十友";与宋濂、刘基并称为明初诗文三大家;同时,与杨基、张羽、徐贲被誉为"吴中四杰",当时论者把他们比作"初唐四杰"。他也是明初十才子之一。


元朝末年,天下大乱,张士诚据吴称王;淮南行省参知政事饶介守吴中,礼贤下士,闻高启才名,多次派人邀请,延为上宾,招为幕僚。座上都是巨儒硕卿,时高启年仅16岁。


他厌恶官场,23岁那年借故离开,携家归依岳父周仲达,隐居于吴淞江畔的青丘,故自号青丘子,曾作有《青丘子歌》。


明洪武元年(1368),高启应召入朝,授翰林院编修,以其才学,受朱元璋赏识,复命教授诸王,纂修《元史》。


高启为人孤高耿介,思想以儒家为本,兼受释、道影响。他厌倦朝政,不羡功名利禄;


洪武三年(1370)秋,朱元璋拟委任他为户部右侍郎,他固辞不受,被赐金放还;但朱元璋怀疑他作诗讽刺自己,对他产生忌恨。高启返青丘后,以教书治田自给。


苏州知府魏观修复府治旧基,高启为此撰写了《上梁文》;因府治旧基原为张士诚宫址,有人诬告魏观有反心,魏被诛;高启也受诛连,被处以腰斩而亡。


高启著作,诗歌数量较多,初编有5集,2000余首;后自编为《缶鸣集》,存937首。景泰元年(1450)徐庸搜集遗篇,编为《高太史大全集》18卷,今通行《四部丛刊》中,《高太史大全集》即据此影印。高启的词编为《扣舷集》,文编为《凫藻集》,另刊于世;《凤台集序》保存在《珊瑚木难》中,是现存唯一评论高启在金陵的诗歌论文。


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。古代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文献

明史

高启,字季迪,长洲人。博学工诗。张士诚据吴,启依外家,居吴淞江之青丘。洪武初,被荐,偕同县谢徽召修《元史》,授翰林院国史编修官,复命教授诸王。三年秋,帝御阙楼,启、徽俱入对,擢启户部右侍郎,徽吏部郎中。启自陈年少不敢当重任,徽亦固辞,乃见许。已,并赐白金放还。


启尝赋诗,有所讽刺,帝嗛之未发也。及归,居青丘,授书自给。知府魏观为移其家郡中,旦夕延见,甚欢。观以改修府治,获谴。帝见启所作上梁文,因发怒,腰斩于市,年三十有九。


尧山堂外纪

明初,吴下多诗人,启与杨基、张羽、徐贲称四杰,以配唐王、杨、卢、骆云。


饶介之仕伪吴,雅喜文学,闻高季迪才名,召之至再,强而后往,因命《题倪云林竹木图》,实试之也,且以"木绿曲"为韵。季迪随口答曰:"主人原非段干木,一瓢倒泻潇湘绿。逾垣为惜酒在樽,饮余自鼓无弦曲。"饶大惊异,因劝之仕,季迪笑而不答,乃去之,隐青丘,时年才十六。


饶介之求诸

展开阅读全文 ∨

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。古代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文学成就

高启青年时代即有诗名,与杨基、张羽、徐贲合称"吴中四杰"。在文学方面,高启可以说是一位天才,也是一位文坛"超级模仿秀",而且学什么是什么。纪晓岚在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中赞誉高启"天才高逸,实据明一代诗人之上,其于诗,拟汉魏似汉魏,拟六朝似六朝,拟唐似唐,拟宋似宋,凡古人之所长无不兼之。振元末纤禾农缛丽之习而返之于正,启实有力"。不过,高启的文学思想,主张取法于汉魏晋唐各代,这种模仿,绝不是流于形式和外表,更不是简单的拷贝和删减,而是师古之后成家,认为要"兼师众长,随事模拟,待其时至心融,浑然自成,始可以名大方而免夫偏执之弊"(《独庵集序》)。


高启在文学上的最大成就,则是在元末明初这段以演义、小说、戏曲为主流文化的不利环境下,独树一帜的挑起了发展诗歌的重担,并改变了元末以来缛丽不实的诗风,从而推动了诗歌的继续向前发展。但他死于盛年,尚未能够达到自成一家的目的。


高启有诗才,其诗清新超拔,雄健豪迈,尤擅长于七言歌行。他的诗体制不一,

展开阅读全文 ∨

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。古代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高启之死

把高启送上刑场的是一篇《郡治上梁文》,古代平常人家盖房子上大梁时,都要摆上猪头祭神,点上炮竹驱鬼,作为苏州治所的官方办公大楼建造,更要有一篇像样的上梁文才是那么一回事。时任苏州知府的魏观,便把高启这位隐居在此地的资深文人请出来挥墨献宝。这本是一件很正常、很平常的事情,却让朱元璋抓住了把柄。其一,魏观修建的知府治所选在了张士诚宫殿遗址,而张士诚正是朱元璋当年的死对头;其二,高启写得那篇《上梁文》上,有"龙蟠虎踞"的字眼,犯了朱元璋大忌。


按照朱元璋的逻辑,"龙蟠虎踞"之地当为帝王所居,你高启把张士诚住过的地方也称"龙蟠虎踞",岂非大逆不道?岂不是另"有异图"?用现在话说,就是"有不可告人的企图"。真是欲加其罪,何患无辞!那么,朱元璋为什么会抓住高启的"小辫子",迫不及待、冠冕堂皇的非要置其于死地呢?据《明史·高启本传》透露:"启尝赋诗,有所讽刺,帝之未发也。"就是说,《上梁文》中的敏感字眼,只是高启被杀的导火

展开阅读全文 ∨

本节内容由匿名网友上传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。古代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高启的诗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