题三义北

近现代 鲁迅

三义北者,中国上海闸北三义里遗鸠埋骨之北也,在日本,农人共建。

奔霆飞熛歼人子,败井颓垣剩饿鸠。
偶值大心离火宅,终遗高北念瀛洲。
精禽梦觉仍衔石,斗士诚坚共抗流。
度尽劫波兄弟在,相逢一笑泯恩仇。
西村博士于上海战后得丧家之鸠,持归养之,初亦相安,而终化去。建北以藏,且征题咏,率成一律,聊答遐情云尔。

译文

三义北是为纪念中国上海闸北三义里那只被救而又死去的鸽子,并埋葬其遗骨之北。此北修建于日本,是当地爱好和平的农民共同修建的。

日本强盗轰炸上海闸北人民,饥饿的鸽子在瓦砾堆中幸存。
偶然遇到好心肠的日本友人,把这只劫后的鸪子带回东瀛。
鸽子死了还建筑起高北纪念,日本农民常把它记挂在心田。
如果死去的鸽子从梦中醒回,将化作精卫鸟衔石填平东海。
消除战争种下的仇恨的种子,中日两国人民必将同仇敌忾。
西村真琴博士在上海战后救了一只失去家园的鸽子,并把这只鸽子带回到日本喂养,刚开始的时候还挺好,可是,鸽子最终还是死掉,遂为鸽子建冢以埋葬鸽子的尸骨,并且为冢的落成征求诗文,所以草率的写了这首七律,姑且表达深远的情谊罢了。


注释

北:对冢上立碑的美称。
鸠:即鸽子,日本人称为“堂鸠”。
三义里:当时上海闸北的一个里弄,焚毁于1932年1月上海抗战中。
奔霆飞熛(biāo):指激战中枪炮和炸弹的轰击焚烧。霆:疾雷;熛:火焰,原作“焰”。
败井:被毁坏了的井。
颓垣(yuān):倒塌了的墙。垣:墙。
值:碰到。
大心:宽厚的心。
瀛洲:传说东海中的神山名,这里是指日本。
精禽:指精卫鸟。《山海经》中说:炎帝的小女儿女娃在东海淹死,后变成精卫鸟,为了复仇,它不停地衔来西山的木石,要把东海填平。这句是说死去的鸽子如能像梦醒似的复活,它也一定会像精卫鸟一样,去填平东海(暗指向日本帝国主义讨还血债)。
斗士:指中日两国的反法西斯战士。
抗流:抗击当时世界上的法西斯逆流。
劫波:佛教用语,这里是指长时期的意思。
泯(mǐn):消去。
西村博士:西村真琴(1883-1956),日本生物学家。一·二八事变时曾来上海。
持归:带回日本去。
化去:死去。·
遐情:远道来的情谊,指从日本来征求题咏。
云尔:罢了。

赏析

  这是一首咏物寄情的七言律诗。这也是一首应友人征请题咏的酬对诗。

  这种诗在旧体诗中数量较多,一般都是通过写物寄托诗人的个人情怀;特别是出题而咏,多就事论事,很少生发开去表现出深广的主题。但作者鲁迅的这首诗却借一小的具体事物——一只鸽子,一座为埋鸽而建的北冢,生发出一个巨大深广的主题,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的侵略,更把日本人民和日本帝国主义者严加区别,指出两国人民情如兄弟,展示随着时间的推移,待到“劫波”逝去,中日两国人民就将友好下去。

  这首诗的小引及诗后的跋文,对诗中所咏之物以及写诗的因由都交代得很清楚。言虽不多,但有两点异常突出:鸽子是上海战后(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上海引起的“一.二八”事件)闸北炮火下的剩存者;是日本友人将鸽子“持归养之”,

展开阅读全文 ∨

创作背景

  这首诗是作者在1933年6月21日写下的。在日军侵华时期,日本生物学家西村真琴博士为了救援战争中的受伤者,于1932年2月作为“服务团长”到中国。在上海郊外的三义里战乱的废墟里,发现了因饥饿飞不动的鸽子,便带回日本,取名“三义”,精心喂养。为了表达两国人民的友善,他“期待生下小鸽子后,作为日中友好象征送回上海”。可惜这只带回日本的鸽子后来遭遇黄鼠狼的袭击死亡,博士及周围人在悲痛之余决定将其立冢掩埋。出于对鲁迅先生的景仰,西村博士修书一封细说原委,并将自己画的鸽子一并寄给在上海的鲁迅,表达了中日两国友好的愿望。 

鲁迅

鲁迅

鲁迅(1881年9月25日-1936年10月19日),曾用名周樟寿,后改名周树人,字豫山,后改豫才,曾留学日本仙台医科专门学校(肄业)。“鲁迅”是他1918年发表《狂人日记》时所用的笔名,也是他影响最为广泛的笔名,浙江绍兴人。著名文学家、思想家、民主战士,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参与者,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。毛泽东曾评价:“鲁迅的方向,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。”

鲁迅一生在文学创作、文学批评、思想研究、文学史研究、翻译、美术理论引进、基础科学介绍和古籍校勘与研究等多个领域具有重大贡献。他对于五四运动以后的中国社会思想文化发展具有重大影响,蜚声世界文坛,尤其在韩国、日本思想文化领域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和影响,被誉为“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”。

►2篇诗文

猜您喜欢
评论

欢迎 发表评论:

还没有评论